民谣里的怀念——那个白裙飘飘年代的《心愿》

已近中年,才发现繁华只是一群人的寂寞,豪言壮志被柴米油盐消磨才是生活的真相。如果可以安逸,谁会选择颠沛流离?谁的风月无边,谁的秋心成愁?这尘世中,谁的流年似水 ,谁的佳期如梦?

广州一夜入冬。其实,最冷的不是气温,而是人心。人生路上,我们都是孤独的行者,如人饮水冷暖自知。真正能帮你的,永远只有你自己。 ​别活在别人的眼光里,自己内心的富足和愉悦才是最重要的。如果我们走到太快,停一停,让灵魂跟上来。

时间如水流,一路向前,从十月到十一月,从深秋到初冬,又过了一季。再过若干年,我们都将离去,对这个世界来说,我们彻底变成了虚无。我们奋斗一生,带不走一草一木。我们执着一生,带不走一分虚荣爱慕。三千繁华,弹指刹那,百年之后,不过一捧黄沙。

活着,就是最大的意义

我们看别人的时候,都觉得是岁月静好,以为只有自己才是在负重前行。曾经有个医生朋友跟我说,如果你觉得生活很难,过不下去的时候,就去医院呆上几个钟,你就会懂得了什么才是生命的沉重,而珍惜现在生活。 最近偶然去了一次医院急诊,短短几个小时,一次次生离死别的画面,强烈撞击着我的心灵。 首先被抬进来的,是一个货车司机,晚上送完货回家路上遭遇车祸,被……

那一世,转山转水转佛塔啊,不为修来生,只为途中与你相见。那一瞬,我飞升成仙,不为长生,只为佑你平安喜乐。仓央嘉措,明明是转世活佛,却流传下来无数动人的情诗,那一句“世间安得双全法,不负如来不负卿”触动了多少人的心弦。一生在佛与情之间纠结,他是雪域最大的王,也是世间最美的情郎。

初闻不知曲中意,听懂已是曲终人。人生几十载,我们难免经历世事沧桑,忍受孤苦无依,撑过无数个泪往肚里流的夜晚,也不得不接受悲欢离别、迎来送往。愿我们无论年纪几许,身侧清冷孤单还是喧嚣热闹,都能不疾不徐,沐风行走,自在从容。

游离在校园里林间小道,没有一丝城市喧嚣,匍匐在珠江边,让这潺潺流水,带走所有压抑和失落。看着形形色色的人来人往。有些人会对着江水呐喊,有些人呆久了会偷偷哭泣,有些人走过一路都是满脸幸福。 ​我们,总是在不停地遇见,遇见新的世界,遇见新的人,希望还能遇见新的自己。再见了,过眼云烟。




终于到了小时候最羡慕的年龄,却没成为小时候最羡慕的人。这是一个尴尬的年纪,外表成熟内心脆弱,总会时不时地感觉到孤独,灵魂深处的失落,无法与人诉说,更无倾诉之人。昨天越来越多,明天越来越少,这就叫人生。谁不是拼了命走到生命的结尾? ​​​​

听说,来点甜,就不觉得那么苦了。吃完,就可以假装自己有满满的正能量……

一夜风起,空气里添了几分寒意。一眼恍惚,已近中年,才发现繁华只是一群人的寂寞,豪言壮志被柴米油盐消磨才是生活的真相。如果可以安逸,谁会选择颠沛流离?谁的风月无边,谁的秋心成愁?这尘世中,谁的流年似水 ,谁的佳期如梦?